您所在的位置:首页>管理>名家>访谈>正文
让绿色供应链贯通市场
─── 亚太经合组织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2017年年会侧记
发布时间:2017-07-10 10:07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吴绮敏 李宁 暨佩娟         【字体:

“这是关于绿色供应链的第三次年会,从理念到实践,我们非常欣慰地看到了这项事业的迅速发展。”7月7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总经理穆玲玲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当日,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2017年年会在北京召开。年会由环境保护部中国—东盟环境保护合作中心、亚太经合组织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联合主办,来自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高校和研究机构,以及企业、行业协会、认证机构的约140名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就绿色供应链展开讨论。年会上,APEC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大宗商品标准储运登记平台启动,电商物流绿色供应链指标体系发布。

打造金链银链

绿色供应链,是新概念、新理念带来的新事物,是一种基于市场机制的环境管理措施,以降低产品全生命周期环境影响为目的,通过环境经济政策和市场调控手段,引导行业龙头企业采购污染排放少、环境绩效高的产品,带动产业链上下游采取节能环保措施,从全产业链进行绿色改造,降低污染排放和环境影响,实现整个产业体系的绿色升级和可持续发展。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色供应链就是一条金链银链,让跨境边境贸易的供应链变得更加绿色。”来自外交部国际经济司的与会代表张国强所言,道出了中国在国际经贸合作方面的绿色发展主张。

人们记得,中国作为APEC东道主的2014年,通过了《关于建立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的倡议》,各成员经济体就促进区域经济绿色增长、构建区域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达成共识。在当年11月APEC北京会议发表的《北京纲领》中,批准在中国天津建立首个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示范中心成为一项亮眼的环保领域成果。2015年6月16日,天津示范中心建设在于家堡金融区启动,并被纳入了国家和天津市的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

“由于中国的努力,很多国家认识到了绿色供应链的重要性,也开始重视发展绿色供应链。”APEC贸易投资委员会主席玛丽·阿奎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这样的大国推动绿色发展方式意义深远。当有的国家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时,中国如此重视环境保护,起到了引领世界潮流的作用。”她主张把中国发展绿色供应链的经验推广到亚太地区其他国家,认为只要中国企业发展绿色供应链的模式行之有效,其他国家的企业就会接受绿色供应链。

创造“绿色度”效益

如何判断一家企业所生产产品的“绿色度”?穆玲玲对本报记者说:“绿色认证是必须跨出的第一步。”目前,APEC绿色供应链网络建成并稳定运行,已完成手机移动端开发,开设中、英文网站。今年年会上,天津示范中心还发布了“绿色采购工具可行性研究项目进展报告”“建设领域企业绿色信用评级方法研究报告”等一系列成果。

绿色标准制定,需要实践的摸索。绿色采购工具可行性研究项目多次应用于天津于家堡低碳示范城镇绿色招标采购项目中,目前已经完成6次产品绿色采购示范项目,合计采购金额近400万元人民币,涉及各类办公家具等产品,参与企业累计20余家。

绿色标准制定,还需要与时俱进的眼光。网购的兴起催生了物流行业的快速扩张,快递包装带来的浪费和污染,已成为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中国—东盟环保合作中心和菜鸟网络合作,推动物流的绿色化。主要包括推动快递包装的创新改良,促进快递车辆使用清洁能源。去年6月,菜鸟网络还宣布联合32家中国及全球合作伙伴启动“绿动计划”,承诺到2020年替换50%的包装材料,填充物为100%可降解绿色包装材料。

玛丽·阿奎拉对记者坦言,短期内,发展绿色供应链意味着企业运营方式的转变,可能提高生产成本,这可能会影响一些企业接受绿色供应链的积极性。但是,如果设计得当,是可以在提升企业环境绩效的同时,提高其经济效益和社会声誉的。比如,LED灯比普通灯泡价格高,但是长期来看,由于耗能更少,也更耐用,因而更省钱。

玛丽·阿奎拉说:“我们需要找到成功运用绿色供应链的企业,其他企业如果能看到它们发展绿色供应链的益处,就更容易接受通过绿色供应链理念,用‘绿色度’吸引顾客、赢得声誉。”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郑汪帝〗〖打印〗〖关闭
您可以对本条信息发表评论意见
您的姓名:* 联系方式:
您的邮箱:
您的意见:*
验 证 码:    
本栏目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或证实其描述。本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投稿或纠错,请致电:18500552557
主办单位:中国建设频道 承办单位:中国建设频道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电话: 86-10-88828027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