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法问>正文
数百民工维权七年无果 海口再现“讨薪难”
───
发布时间:2017-01-04 15:01    文章来源:中国网中国建设    作者:魏松         【字体:

编者按:

临近年终岁末,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讨薪季。建筑领域的农民工兄弟们,此时,正迫切追逐着或是焦急等待着汗水的回报。但是,由于“老赖”雇主及业主单位之间的互相扯皮,大多时候对于他们的生存公式很“简单”,付出=付出,没收获的事儿了。

图片转自网络

数据/回顾:

根据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底,全国农民工总量超3亿人。其中,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数量占据36.7%,经常或偶尔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数量达到34.8%。

2016年1月13日,37岁四川南充农民工李家富在西安向老板吕某索要工钱时,被吕某驾车拖挂致死;

2015年12月17日,江苏常州61岁农民工唐九林在讨薪过程中被“围殴致死”;

2014年12月10日,一名农民工前往云南巧家县讨薪,与副县长唐国彪理论时,喝下农药;

2014年3月6日,广西农民工赵智明为讨回自己8000元工钱,遭欠薪单位伏击砍杀,丧命当场;

2012年5月20日,四川籍农民工李秋章在陕西讨薪过程中,被其老板开车碾压,命丧当场;

2006年12月20日,四川籍农民工谢友远父子在宝鸡与包工头讨要工钱时,父亲重伤,儿子谢洪生被打身亡;

……

农民工讨薪难,这是一个历久弥新并且为全社会所关注的话题,虽然经过多年治理,仍不见缓解,每到年关,媒体都要将这一话题重新议论一番。农民工讨薪难到甚至走向“搏命讨薪”路,破解之道在哪里?

客观地讲,农民工讨薪难与建筑商、老板们本身资金困难、资金无法回笼、银行贷款难、工程层层分包转包以及挂靠等不无关系。更重要的是,农民工往往来自五湖四海,作为弱势群体的他们,与不良商人对抗时,缺乏组织力量、缺乏法律知识甚至缺乏基本的经济能力,所谓“讨薪难”,难就难在这里。

民工讨薪七年无果 海口再现“讨薪难”

近日,中国网记者接到海口市十数名民工代表的联名情况反映——海南医学院公寓综合楼工程由于开发商海南大韵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违规操作,资金不到位,自2010年8月开工以来至今,30家劳动班组数百名工人被拖欠工资710万,追讨七年无果。

图片转自网络

工程款没结算 工资没钱给

闻讯,记者一行赶到海口走访核实。在现场,记者见到了几位农民工代表,他们向记者表示:“本来工期两年时间,没给我们拿过一分钱,一直到了今年7月份竣工验收还拖欠着我们30家劳务队710万,期间我们找过开发商,找过海南五建,都没有结果,五建说工程款没给他们,我们的工资也没有钱给。”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身着朴素的四川籍年轻小伙对记者说:“我是干杂工的,我们一起干活的二三十个人都在等着拿回工资回家过年。等了7年了,这7年怎么熬过来的你们体会不到。我们不知道该找什么部门,也没怎么读过书,不知道找哪里才能要回这个钱。现在的老板都像那个球一样,踢过去踢过来的,说也说不过他们,说的都好听,就是拿不着钱。我们非常困难,不知道怎么办。这几年家里边也出现了变故,现在我自己家的小孩也没钱上学了,今年拿不到钱回不了老家。老丈母娘得了肝硬化、肝腹水,在海口市人民医院花了15万块钱,这些钱多数都是从亲朋好友那里借的,现在别人也在问我们要这个钱,没办法还钱给他们。我就是想拿到这笔钱后,先把人家借给我的钱还上一些。现在我们是一边讨薪,一边找活干,只有找着活儿干了,才好还别人的钱,就这样几年下来,还欠别人12万块钱,活儿不好找,钱也要不回来,一家老小都在这里帮着我要工资,接下来的生活怎么过,我也不知道。”这位四川籍小伙儿眼睛里透着坚强和无奈,看得出来,小伙儿心里的酸楚溢于言表。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魏松〗〖打印〗〖关闭
您可以对本条信息发表评论意见
您的姓名:* 联系方式:
您的邮箱:
您的意见:*
验 证 码:    
主办单位:中国建设频道 承办单位:中国建设频道 技术支持:内蒙古汇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电话: 86-10-88828027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