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访谈
老钟的半生工地情
发布时间:2018-04-26 16:18:54    文章来源:中工网    作者:刘震         【字体:

钟兆起(右)手把手教授年轻职工技术

二十四年,他把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给了他所热爱的事业。二十四年,他与家人相聚的日子屈指可数。

二十四年,他三下江南,两出边塞,建功济青。如今,他早已人过中年不再是翩翩少年,但他对事业的热爱却如一壶老酒般愈加浓烈起来。他就是十四局四公司济青项目部副经理钟兆起。

老钟身高将近一米八,身材敦实壮硕、面如重枣、国字脸,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也正是那副眼镜让原本这个有些粗犷的山东大汉添了几分书生气。

老钟是1994年毕业来的单位,从毕业到今年,老钟在十四局一待就是整整二十四个年头。二十四年间他从一名基层技术员做起,先后担任项目工程部长、安全长、总工程师、副经理等职,这期间的辛苦、孤独、委屈自不必多说,但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工作一如既往地热爱与坚持。

作为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有时我也会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向老钟吐一吐苦水,他很少给我灌诸如咬牙坚持、努力、奋斗之类的鸡汤,而是与我分享他年轻时在项目上的经历。老钟常说学和用需要一个过程,没有人会一口吃成个胖子,做事不仅要动脑子,更要虚心向身边人请教。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二十多年来老钟也是这么过来的,当初为了尽快适应工作,老钟经常向身边的老同志学习,白天学习,晚上总结摸索经验,在一次次工作中熟悉每一个流程,在他负责现场技术测量的几年里,管区从未发生过一次技术事故,测量工作准确率百分百。毕业后的十年间他三下江南,先后担任项目安质部长、工程部长、现场副经理。渐渐地他从一名参与者变成了管理者,老钟一直坚持干在一线、解决问题在一线的工作态度,越是刮风下雨,越是极端天气他越是盯在工地上,正是这股拼命三郎的劲头,为项目建设提供了保障,但这也使他留下了风湿、腰酸腿疼的病根。

钟兆起整理检查内业资料情况

2008年,老钟转战京沪,初期在工区担任安质部部长。千里京沪,百年大计,各大央企同台竞技,当时管桩施工成了项目进度的拦路虎。关键时刻,所有人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老钟,此时的老钟心里也没底,但已经容不得自己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面对时间紧、任务重,现场技术员无施工经验、施工队伍多,施工设备有可能闲置,造成窝工的情况,老钟并没有急于甩开膀子蛮干,而是集中3天时间分析走访参加职工,晚上他召集技术人员开“诸葛亮会”分析施工难点,并梳理施工程序。最终他负责制定了详细的施工计划,并手把手教授技术员,细心组织现场设备调动施工,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间内完成管桩施工25万延米。在施工过程中他们创造了管桩施工每天260根、5000延米的施工记录,他也因此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

2013年,老钟二进塞北被调到内蒙呼准鄂项目部负责场站建设,在场站建设的40个日日夜夜里,他每天带着技术员蹲在现场。内蒙古地处内陆海拔高、紫外线辐射严重,气候干燥,风沙大在建家建线的初,老钟的脸常常脱皮,嘴唇裂出一道道血口,但老钟从来没有抱怨过,因为他说一群小伙子都看着他,他要是打了退堂鼓,很多刚毕业的小伙子就都撑不下去了,这股子精气神不能散。正是凭着这股子精气神,他们的场站建设以全线第一的速度推进。据他后来回忆,当时很多一起工作的年轻小伙子,如今都已经走上了管理岗位,成了公司建设的中坚力量。

2016年4月,济青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开工建设,老钟又被一纸调令抽调到了济青。济青高速公路改扩建项目是山东省一号工程,是十四局集团在山东市场最大的工程项目,也是公司的扛鼎之作,一开始他便负责整个项目施工最重的管段,面对严峻的形势,老钟认以“项目管理年”活动为契机组织职工大力推行标准化管理模式,对工程进度、物资计划、项目建设都进行了系统化的梳理和监控,通过以点带面、以先进带后进的模式激发项目员工干事创业热情。2017年他又调入局指挥部任副经理兼工委主任,主持内业资料整理、办公室、施工计划制定等工作。

多年来老钟也会因为高强度的工作感觉到身心疲惫,但性格内向的他,每次都默默的咬牙坚持。他经常说作为农村出来的孩子,他很庆幸自己能在十四局工作,每当累了、倦了他就会想起身在农村的父母,想起远在家乡的亲人,比起他们的付出,他说自己的苦就不算苦了。记得有一次与老钟聊起家人他苦笑着说:“在外面飘了二十多年,也算是走南闯北,这辈子最好的时候都给了十四局。当初自己迈进这个门槛,就知道以后与家人肯定是聚少离多,但这么多年下来这份欠家人的债,原本年轻时想象的欠的更多。”

每一个铁建人心里都装着一份牵挂,那份牵挂里有对父母的挂念,有对妻子丈夫的不舍,有对儿女愧疚。但每一个铁建人心里又都装着一份忠诚,那是对当初选择的坚守,对事业的热爱。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十四局四公司:刘震)

分享到:
0
〖责任编辑:郑汪帝〗〖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