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与创新交织出“丝路华章” 与陆光正对话东阳木雕大展
发布时间:2018-04-26 16:18:08    文章来源:人民网    作者:吴旭华         【字体:

2017年12月28日上午11时,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在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张梅颖的宣布下,“丝路华章”陆光正从艺60年东阳木雕大展揭开序幕。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陆光正精神矍铄,为领导与嘉宾们解读重要木雕作品,介绍东阳木雕文化。

展览间隙,记者再度采访陆光正,聆听他讲述大展背后的故事。

在您从艺60年之际,您创作“一带一路”为主题的木雕作品,出发点是什么?

“一带一路”倡议是在古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基础上提出的。倡议提出以来,得到了沿线国家的热烈响应,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合作,取得了丰硕成果。这些好消息让我心潮澎湃,于是有了创作激情,决定用木雕表达内心感怀,弘扬丝路精神,展现“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的伟大成果,讴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我13岁开始学木雕,今年73岁,从艺整整60年了,对东阳木雕有很深的情感。我的师父楼水明是第一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他去世前跟我说:“你是木雕人才,不管生活有多困难,一定要把东阳木雕发扬光大。”他的话是对我一辈子的嘱托,也让我看到了老一辈东阳木雕艺术家的情怀。因此,当东阳木雕随着时代变迁而沉浮时,我没有改弦更张,60年一以贯之,亲历了它上世纪60年代的冲击、七八十年代的红火、90年代的低谷,以及本世纪以来的辉煌。

这60年是东阳木雕传承与发展的关键期,我作为参与者、见证者和守护者,和广大东阳木雕从业者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顶层设计下,一起努力探索,传承创新,拓展题材,丰富形式,革新技法,成功地把东阳木雕融入家具和建筑装饰,把这门历史上的“雕虫小技”变成了拥有约3000家企业、10万余从业人员,年产值约达200亿元的文化产业,坐稳了全国四大木雕的首座。在时代的进程中,东阳木雕没有落伍,反而得到了弘扬,我想,首要的是党和国家给传统工艺和民间艺术发展创造了和平发展的稳定而优越的条件,我感恩这个时代。

我年轻的时候到过欧洲一些国家,在异国他乡施艺,为国家赚取外汇。看到那时的发达国家高楼大厦林立,高速公路纵横,联想到我的家乡交通不便,走出大山要费大半天功夫,生活还很困难,就感觉很自卑,抬不起头来。现在,中国国力强盛,许多科技领先世界,人民生活水平节节高,作为艺术工作者,我要反映中国的进步与伟大。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话“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我要用木雕艺术反映我的信仰,唤起更多人对中国梦的信仰。几番梳理,就有了“丝路华章”陆光正从艺60年东阳木雕大展。

大展中有40多件新作。设计第一稿时,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对不同历史时期的丝绸之路多方考证,又调动以往的旅游印象,成稿后召开第二次筹备会进行评析。创作中有个难点是展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成果,如“光明之路”“向阳大道”等,既要反映所在国风貌,又要画面美观突出倡议实施的成果,经历了多次改稿甚至重画才完成。

创作过程中共召开了4次筹备会,提出了“抠细部,取神韵,顾大局,显特色”的要求。很多次,我都想逼着自己拍板“通过”,但是我这辈子习惯了精益求精,不想留下任何遗憾,所以屡次自己否决了自己。

您此次创作过程中,邀请了多位教授参与,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第一次创作筹备会,我邀请了多位专家、学者、教授、艺术家,包括中央美院萧立、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赵萌、中国美院高照、厦门大学艺术学院蒋志强等几位教授以及雕塑家杨铭老师,探讨展览主题策划、“一带一路”表现手法、历史人物选择、重要事件梳理等,大家都认为这个创作主题很新颖,用木雕艺术表现也是“前无古人”,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他们还受邀共同设计“丝路记忆”中的部分圆雕人物,极其用心,几易其稿,效果很好。我还邀请了舞蹈老师帮忙把关人物形态,邀请了“一带一路”专家帮助审定历史细节,他们都很年轻,富有才学和专长。创新面前没有大师,而是以能者为师。年轻人思维敏捷,擅长新技术,和他们的艺术融合令我耳目一新,也使我心态年轻。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长期以来东阳木雕工匠大多文化水平不高。他们按照师父的传承教导学习,在施艺中受东家的影响很大,这里雕“花开富贵”,那里雕“世代绵长”,全凭东家个人的喜好和师父传授的模式。有时,东家要求的内容不会雕,有文化的东家便指导如何画,施艺者受教良多。今天,人们的要求已经有了很大变化,需要更有艺术性、更具精神指向和欣赏价值的作品,而不仅仅满足于摆一摆、挂一挂的工艺品。所以我认为必须吸引外力参与,吸收其他艺术的专长,提高东阳木雕艺术价值,丰富东阳木雕表现形式。

听说您请了徒弟参与创作,大展也展出了每个徒弟的作品,有什么深意吗?

我组织了弟子团队20余人参与创作,一是希望他们明白“艺以人传”,但一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命运紧紧相连,国家强大,工艺美术繁荣,从业者才有地位,作品才有出路。二是希望他们能在传承的前提下做好创新,不能只搞些花花草草或者五福临门之类的传统题材,要把对国家、对民族、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表达出来。习近平总书记指示:艺术家要做到胸中有大义,心中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这也是对我们工艺美术者提出的要求,我们要通过作品记录伟大时代,彰显中国精神,传播正能量。三是希望他们学习把握重大题材的创作,对于政治性、思想性、艺术性较强的题材,该如何组织画面内容,以什么样的形式表达。这种共同创作的“练兵”是最有效的传承课程,大家相互影响,突破很快。

习近平总书记说,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您如何看待作品创作和服务社会、服务人民之间的关系?

东阳木雕千年传承,是优秀的民间工艺品种,但人们对它的认知多停留于福禄寿喜财、仁义礼智信等传统幸福寓意的图案和形象上。实际上,东阳木雕一直与社会与人民紧密联系。以我来说,年轻时为了画连环画,经常到工厂、乡村、少数民族地区采风,接触广大劳动人民,画面上总有他们的身影;后到国外从事建筑装饰,受到欧洲雕塑影响,在强化木雕写实功力的同时,吸收了西方殿堂式建筑高大宽博的装饰风格,建筑设计趋于中西合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东阳木雕厂生产家具远销60多个国家和地区,我和同事设计了多款出口家具如咖啡台、啤酒柜、大菜台等,这些创新家具很好地迎合了外贸需求。本世纪,我承接了一些重大建筑装饰工程,如雷峰塔、灵山梵宫、北京雁栖湖APEC会议中心、杭州G20峰会会议中心等,都较好地用木雕满足了不同场所的使用需求。

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阳木雕必须在传承的前提下,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适应时代要求,以古为徒,自出新意。社会效益是艺术家创作的良心和担当,经济效益是艺术家满足市场之需即人民之需的能力反映。市场是试金石,好的作品一定反映人民心声,为人民代言。艺术家如果脱离了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所感所想,必然会被社会和市场淘汰。

现在,许多非遗项目需要政府的补助性保护,不能断奶。我觉得,非遗保护必须在保护传统的前提下,深耕市场,服务社会,在满足人们更丰富的需求中,实现生产性保护的良性循环。

您如何看待传统工艺在继承传统和创新发展之间的关系?

传承与创新是一对恋人。传统工艺有着历史的深厚积淀,代表着人民的美好精神诉求,你不去传承,它不会走到你的心里,留在你的手里。要想立足当代,必须先有传承能力,这是传承的“硬实力”。

此外,需要拥有传承的“软实力”,即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丝绸之路绵延千年而不衰,有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的物产如丝绸、瓷器、茶叶等广受外国人喜欢。《茶花女》中有句台词,大意是“你没有喝过中国茶,就没有资格说自己是贵族”。当时中国能产生这样的“奢侈品”,依靠的正是“工匠精神”。

创新贯穿于传承过程。即便复制一件传统作品,也必须依靠创新解决新问题如材料、器型等,更不用说创作与时俱进的文化产品了。当年我们做出口家具,按照西方人的要求,设计时就在工艺、功能、材料等方面作了创新。制作无锡灵山梵宫木雕时,因为形制超大,木材拼接和构件安装面临新的挑战,我们通过钻研解决了系列难题。我的体会是,仅有传承没有创新的发展是个伪命题,任何传统工艺都必须在传承中创新,才能走到今天。

前段时间,我们就红木家具的传承与创新展开过行业讨论,有人说,明清红木家具已成经典,后人难以企及,我们只能传承,不需创新,因为一些创新把经典弄得不伦不类。我认为,现在的建筑格局、材料供应、使用需求发生了改变,如果不创新,皇宫家具如何搬入普通民居?四合院家具如何进入城市套房?那些把经典变得不伦不类的“创新”,是未做到位。这次大展中有部分家具作品,是我和弟子们以4种不同的需求为导向而设计,分别是:传统雕刻家具,代表了东阳家具特色和优势;新中式家具,代表了适应现代消费的创新;出口家具,代表了对家具出口的回望和期盼;欧式家具,代表了走向世界的发展趋势。东阳木雕红木家具产业在全国影响很大,“买红木到东阳”,是东阳市委、市政府提出的目标。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我们应该以张骞出使西域与郑和下西洋的勇气智慧,当好文明传播的使者,把东阳木雕和红木家具沿“一带一路”传播到世界范围。

分享到:
0
〖责任编辑:张镒〗〖打印〗〖关闭